“知耻近乎勇。”愿我于求索之路勇往直前。
——题记

岁月流逝,好似良驹过隙而跃崖涧,指尖擦过,确是昔时皓月,今朝已悠然。丁亥年,挥一挥衣袖,不曾带走一片云彩,只见那亭云依旧绕东山。
回首丁亥,望苍茫步履,感触颇深。一些冰某做的不好的地方,若不将之撰于博客,只恐他日多有遗憾,正是因此,在床上辗转反侧之后,我又回到博客。:)

丁亥,冰某一共有三件事,做得甚不合己意。聊以记录,细致分析,望戊子年开始自己能多加注意。

第一件:“忘包事件”
事件描述:
某日,同菲菲姐姐去书店,姐姐慷慨解囊,为冰某买了很多书。买单之后,冰某将书装至电车上,兴奋之余,竟然忘记取回寄存在书店的背包。

客观问题:
马上要去学校,时间颇为紧迫,天色若晚,从学校不便回家,且路上寒冷。

主观问题:
乐极生悲,这错我已多年未犯,倒捡起来了,零七年很特殊么?这件事意义在于,让高兴冲昏头脑,高兴是通过外界刺激产生的个人情感,那也可能会让其他的个人情感干涉到正常情况下的思维。这岂不是外界刺激可以影响到我的内心了?看来敝人情商细微之处有待修补。
如果人不能适当控制自己的情感,却易依外界之变而变,且不易为人所控?

得到启发:
希望在新的一年我能更加稳重成熟。

第二件:“钥匙事件”
事件描述:
一年前,在汽车站洗手时,丢失一包口纸,当时在博客发了帖子责备自己,口纸是小,警觉是大。可惜,去年又犯了一次类似的错误,就在寒假之时。
某日,我与沅霖上街买电水带,好让他次日带回家(那边卖的很贵)。但天气很冷,我们决定徒步逛街。在我家楼下,我打开电车座盖拿手套之后,竟将钥匙忘拔。
我和沅霖四处逛街,好容易买到东西,又逛了书店,最后欲回归之时,才发现钥匙“不翼而飞”。
通常在外,每隔两三分钟我就检查一次口袋,可是这次却一直没检查,没发觉那个通常用来装钥匙的口袋是空的,几个小时我都光顾着四处找那脱销的水带和看书了。最后反复思索,排除可能,才想起来,我忘拔钥匙了,回到家,果然钥匙还在那。我家是校园社区,非住户是没有大院钥匙的,治安很好,钥匙得以寻回。

客观问题:
天色已晚,沅霖次日清晨要上车,需早归早睡。另外,天气寒冷,公路结冰,新货不入,水袋脱销,颇为难买,四处奔波,才寻到良品。

主观问题:
和丢口纸一个道理,乍看不起眼,思考过却是因为我注意力分散了,不够细心。一个男人怎么能不细心呢?不细心又怎么能当男人呢。
要是仅仅说“不细心”不是什么大事?那好,我把问题推得更透彻一些:
两三个小时在街上,都没有检查过自己的钥匙是否在;
在人流复杂的洗手间洗手的时候,却没有注意是否有人接近自己。

看看,看看!是不是很像当熟睡的时候,卧榻之侧,有人翻窗越几,寒亮的利刃已经架在颈边,我却还不知情,酣睡如瓮中之鳖?欲建千里之堤,蚁穴不可小视。
平日里在外行走,我都是每隔两三分钟就检查一次口袋里的东西,而且也很警觉有人靠近我与否。而且越是在人多看热闹的时候,越警觉于后院是否失火。可是偏偏这两次,就没注意,还好我还能冷静的去分析情况,而不是盲目着急,最后寻得物归,聊以慰藉。
冰某不能允许自己这样,尽管大学以来就这么两回,但于我自己,一次断也不能允许,一次粗心大意就足够让人身首异处了。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人是没有两次机会的。

得到启发:
希望在新的一年我能更加冷静细致。

第三件:“年夜争论事件”
事件描述:
年夜在大舅家年夜饭,大舅的小女儿——琳琳姐姐提起我的事情。虚长我一些的她,在南宁有两年工作经验。她很“自信”的指出,说我现在还不适合结婚,因为现在缺乏社会经验,还不是个男人,还是个男生,自称她很了解我,且阅人无数。此时,我妈妈也随声附和。(其实这个问题07年1月我讨论过,详见《我们要怎样去做一个男人?》,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明白什么是“男人”,我以为概念模糊的人是不配谈论这个概念的。)
姑且放着“结婚”这个话题冰某自己如何计划先不谈,我觉得她所言颇为主观。
于是便与她辩驳,可能,这也不能算辩驳或者争论,但是过后我十分后悔。然,更多的是纳闷,我怎么会突然在意起别人的看法了?何况是这么一个黄毛丫头的,唉,真是又犯错了。

客观问题:
自从她去南宁读书,而后工作,到今日,姐姐与我不怎么接触已经数载之久。
纵使她真的阅人无数,可既然已经数载未曾相处(加上这次,数年来我们相见也不曾超过5次,何况每次还都是半面言语),她何以如此断定自己仍然如此了解我呢?难道她不明白“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的道理?
何况近几年我和什么人打交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像高中的时候,动辄家族里的人都知道,相反,几乎没几个事外之人知道。
结论很明显:她臆想的觉得自己很了解我,因为她认为我没有变化。

其实她对我的印象,还仅仅停留在过去,如我所说,想改变一个人的看法是很难的,何况是这样性格的女人(一贯觉得自己很优秀略带自负型的)。不仅仅是她,连在美国的玲姐对我的印象,也停留在高二。我不得不承认,如果现在我姑且算是半个男人,那个时候我的确是黄毛小子,连男生都不够秤。加之,现在,我更是在平时总喜欢一副充满童心的样子,就更难在三两次见面里了解我了。
依稀记得,上次去南宁买书,琳琳姐非得让美瑾这丫头拿着旅馆的钥匙,口口声声还嘱咐,说冰某是个粗心大意、爱丢三落四的人。我只是笑而不语,心想,她怎样看我,又如何?结果,倒是次日宵夜之时,姐姐自己把伞给丢了,还不知落在何处,大家帮忙多方寻找未果。当时我倒想起当时她说我“丢三落四”,可是依旧不语。她丢她的,我稳我的。
尔后,我和一直对“粗心”一说纳闷不已的美瑾说:“看到了吧,她对我的印象依旧是在高中,却不知道我变化最大的是大二之后那几年。”

主观问题:
前后两次,都是琳琳姐的看法,为什么我的反应会截然不同呢?这就是本节的关键。
我分析了一下,是因为“暗示心理”。因为这次我的母亲在场,并且我并没有看出来母亲仅仅是“附和式”的认同(回家路上母亲对我说了实话)。于是,因为在意母亲的看法,暗示我母亲的看法很重要,而为此去和姐姐论战,实乃对事件的逻辑分析不够理性。
其实这一次并非是“争论”,言语是几近平和的。只是我觉得我竟然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而且是这么不重要的一个人,于是想分析一下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故而起名为“争论事件”,以观后效。
再深推一层,我为什么会在意母亲的看法呢?(这有助于了解我们应该在乎什么人对我们的看法。)
不难发现,因为母亲是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人,她对我的看法,会印象到我实际生活中的一些问题。比如,吃饭,睡觉等……因此我的初步推论是,如果不是和自己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人,他们的看法都不重要,对于他们,我们是可以很理性的选择不关注其所说、不在意其所言的。
看来心理学还是要好好学学的。:)

跟进更新:(这部分内容是2010年4月2日更新的)
两年的漫长岁月,却倏然的过去了,琳琳姐姐已经和她当初所赞美的成熟男士结婚了。而这个姐夫,在今年的正月,我终于有幸与他正面交谈。于是,我更加确定了,琳琳姐说的“成熟”就是老练。
这位姐夫,在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的KTV包厢里,喝的七荤八素的时候,和我还有我的同学,有了这样一段对话(我和这个表姐年纪相仿,在同一班级念初中):
姐夫问我,结婚了么,我说,我尚未。他便说:“没结婚好啊,还可以多玩几年,我本来是不想结婚的。”
我愣住了,问:“怎么呢?”
他吸着烟,踌躇的说:“没办法呀,是你姐姐太厉害的,我认识他不到第二天,就扶正了,我们领导和你们家族的长辈关系很好,我怕不娶她,影响仕途。”
之后还聊了很多,关于男人之间的话题,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深夜与同学宵夜的时候,大家都还在议论,问我这个姐夫怎么和他们都说这些,难道不怕亲朋好友的说漏了?我说,也许,他当着我姐的面也是这么说吧……
有意思的是,我次日马上就有生意要忙,我妈妈第二天狂打我的电话,琳琳姐也在联络我……她们竟然以为我酒力不胜而不接电话。我平时是真不饮酒,但我只说一个事儿——公司的大小业务都是我去谈妥的。懂?^_^
想到而今这篇日志,我沉默了,也许他是调侃的吧,我依然祝福他们。两年前……到底是我不成熟,还是我不够老练?

得到启发:
遇事要分析是否应该在意,是真在意这个人,还是由于其他的心理暗示。
Tags: , ,
励志碑 | 评论(6) | 引用(0) | 阅读(6937)
SilenceBrain
2010/12/02 04:12
第二件“钥匙事件”,至今仍印象深刻。因为我大学里唯一丢东西那次,就是因为刚新买了移动硬盘,继而挤公交时被偷了手机,头脑一时发热。。。
后来我想起借你城野宏的《战略三国志》里说的,看到前面有敌人,就要立刻回头看后面。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10/12/06 16:07
开车最能锻炼这个了,因为当你要绕过前面的障碍,第一件事儿就是看身后的车。
Fegor Email
2008/02/14 15:53
博客右下角的龙挺好看的。。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08/02/15 02:41
这个皮肤作者找的,不是我的特色,大家都有。:)
Solo Email Homepage
2008/02/13 17:33
看了你上文的东西。
反过来想想我Solo。
我Solo在丁亥07年又做了些什么哪?
或者从某种程度说不如冰某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08/02/15 02:41
经常自我反省一下,感觉会不错,至少不会因为很久以后想到自己那么早的错误都没改而感到沮丧。
a1pass Email Homepage
2008/02/08 11:37
呵呵,俺最喜欢看你的日志!
就是因为我总想在这里找出不同的地方……

前两件事俺暂时还没资格评论,因为我有时就会丢三落四,虽然现在已经好多了……

但是最后一件事,除了你说的心理暗示外,还有就是你没注意到你母亲说话的用意,母子在这方面的配合应该是非常之X的!例如话中有话,迎合之言等等。

反正俺老妈只要一说这些类似的话,就算俺当时睡得迷迷糊糊也能听得出来。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08/02/08 23:03
当初没注意,哈哈。:)
LULU Email Homepage
2008/02/08 11:36
前两件事对于我来说习以为常了grin,会经常带来麻烦,但是总是对自己太宽容,没有这么强迫自己要把事情做好来。不过不能和要成就大事的人相提并论的^_^。zan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08/02/08 23:03
汗,修身齐家,我也没想成大事滴。:P
~迹 Email
2008/02/07 11:21
惭愧.....前两种错误也是误常犯得去啊,新的一年来了,的确应该改改,有个新的开始。

既然说到: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就会想起:“人一次也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这两个命题,实在是很让人晕,不知冰兄怎么看?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08/02/07 12:16
我在高一的时候,政治老师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两个都是流变主义观点,只是前者强调的是微观,后者强调的是宏观。
可是后一个是显然有语病的,“一次”和“同一条”,既然是一次,就只有踏一次对一条河,又怎么来的“同一条河”呢?
然而,如果后者的意思是“人不能踏入某一条河流。”那么我的观点就是前面所说的微观和宏观的区别。

前者说的是,水流走了,所以,脚周围的分子不再只之前的分子,故而不是同一条河。后者则说,既然胶体结构一直在变化,人又无法在瞬时完成某一动作,在踏入的过程中就变了,因为时间是必须存在的,因而无法踏入这条河。
这个有点类似于佛教的不二法门了,我也只是拙见。:)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