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在乎,越卑微。这是为了忘却的纪念。
——题记

渔歌子 茗香馨怡
燕漠飞听孤仞风,穹明应作月歆宫,
轻芸香,敬玄冥,如烟夜雨落城中。



作者诠释:
词牌名《渔歌子》,看到这种格式,千万要细心,不要误以为是近体诗了,词牌格律如下:
中仄平平仄仄平,中中平仄仄平平。中中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一二五句压平韵)
漠,漠视,冷淡。孤仞,孤独的悬崖,取自鸣儿作品中“千仞孤壁”。穹明,苍穹里的月光。月歆宫,广寒宫,歆与馨同音,是羡慕,喜爱的意思,这里用这个字是内容需要,《明皇杂录》记载,唐明皇与申天师夜游月宫,见广寒清虚之府。玄冥,水神,这里是花香祭净水之意。
特别说明。第三句的“香”字应为仄音,但是此处由于内容需要,不能更改,故此实出无奈,只做瑕疵,人生亦无完美。
其他皆无问题,详细的请参考张志和的《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平仄平平平仄平)
桃花流水鳜鱼肥。(平平平仄仄平平)
青箬笠,绿蓑衣,(平仄仄   仄平平)
斜风细雨不须归。(平平仄仄仄平平)


张志和(743-774),字子同,道号玄贞子,会稽山阴(今浙江绍兴市)人,一说金华人,博学能文,曾经进士及第。后贬海南,赦归后,不复出士,自号烟波钓徒,与颜真卿、陆渐鸿为文章友,交往甚密。
写诗词,特别是近体诗、律诗、绝句和词牌,要么就不要写,要么就按照规矩来。并不是凑够字数、行数、押个韵就叫诗的。格律都不对,冲顶只能算打油诗(我的早期一部分作品),做一件事情,就把它做好,如果要写诗,就好好研究韵部和格律,认认真真的去加入学习者的行列。只有认真的研究了这些文化和语法,才能算真正的懂诗词。如果觉得有意思,想学习诗词的,我把资料都上传到这一条日志里了,大家可以下载资料回去阅读学习。我希望的不仅仅本身热爱文学的人一起来交流,更重要的是,要让这个浮躁的技术圈子里的一些朋友,也能学习文学,认真的用文学来洗涤自己,相互交流阅读,相互交流学习,提高修养,繁荣和谐。

想起一句话:“恋人分手之际,还能把话说得平和得体的,肯定是已然变心的那一个。”于是,《飘》的作者米切尔说:“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一把盐放入杯水,就会苦涩不堪,而撒入湖中,湖水依然纯净甜美。豁达的包容,会让受伤的心不会再感到盐水的侵蚀痛楚。无论我是一棵树,还是一座山,我都静静的,沉默的,在这里巍峨伫立。^_^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百草园 | 评论(1) | 引用(0) | 阅读(8031)
毗舍提
2015/08/27 15:46
那诗经楚辞乐府都是打油诗了,都没有按你说的平仄来呀。按别人的规矩来,那是没奈何。但凡有法子的,都是自己作规矩。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15/09/26 03:04
古体诗和近体诗的区别,请认真研究。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