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道》读后札记

| |
[夜晚 2013/06/15 04:14 | by 冰血封情 ]
有些是我想保护的,保护它不被人窥视和了解。但有一种感觉,当我看到他们跪着把剑抛进熊熊烈火时……
——题记

昨夜执卷秉烛业已将《武士道》精读,此番将愚兄所记之六条札论一并呈与诸君阅。

第一、作者引用了大量的西方和中国具有影响力的文献,并以其中全人类民族上可称之为优点的那些共性来向外国人解释日本文化,这的确便于理解。且与西方文化的类比中甚略带谄媚,并在书的后半部论述日本的武士道与西方诸国在民族文化上的共同点,试图极力将当时的日本与西方列强抬高至同一层面。这点是非常值得关注的手法。读罢深觉他是一个博学且爱国的思想家。

第二、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他对日本的文化(尤其是武士道且不局限于此)做了一定程度的美化,这只能说是新渡户稻造所理解的武士道,但是当这文献诞生后,由于武士道缺乏当代的理论论述,此文很可能成了大家支持和推崇的权威。

第三、显然这本书不可能提及或批判自己民族的缺点,尤其是当时激进泛滥的军国主义,故此并未有对日本近代对外族的侵略战争做基于武士道文化的解释。或言之,在阅读过程中甚至可以感到读者所受教理解的武士道与侵略战争中的残忍屠戮是相违背的。我想,如果这文章晚写个十年,也许作者就不会这么骄傲了,这可以从书的末章作者对反战情绪的表达和对他谓之被曲解的武士道的未来持悲观态度可以探得端倪。如下所引用的内容是冰血很喜欢的一段,但在书中表现出这种情绪的文字绝非仅此。
引用
外国客人在日本漫游的时候,大概见到过许多蓬头弊衣,手持大手杖或书本,以与世无涉的态度,在大道上昂首阔步的青年吧?这就是“书生”(学生)
,对他们来说,地球太小了,诸天也不高。他对宇宙和人生有他独特的见解。他住在空中楼阁中,咀嚼着幽玄的智慧的语言。他的眼睛闪耀着功名之火,
他的内心对知识如饥似渴。贫穷只不过是促使他前进的激励,在他看来,世上的财宝是对他品格的桎梏。他是忠君爱国的宝库,以国民名誉的保卫者自居
。列出他所有的美德及缺点,他就是武士道的最后的孑遗。


第四、对于本土文化论据的援引,几乎没有可以参考之文献,大部分都是日本历代名人轶事和言论。这些资料是很难从历史学和考古学上得以证实的,或曰传闻、野史。但他援引中国文献时(主要集中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大家名著),未注明文献所属国家,本是借用却变得理直气壮的当成自家财产了。

第五、在《武士道》这本书出现之前和之后,日本民族对外输出文化的立场,应该逐渐产生了较大的差异。本来是口传身教的武士道精神,是有诸多理解和执行流派的。但文献产生之后才真正系统起来,并得到统一,但显然这仅能是为先生本人自己理解的武士道正名,也可能他是第一个为这门文化系统下定义的思想家。

第六、最后,新渡户稻造先生本身自身就有一定的局限性,源于他对传统文化迂腐的捍卫,也许这恰是某些人所崇尚的,但在作品里却招致微瑕。这一点可以从书中谈论自杀和复仇制度的时候看出来。这里体现了自负、愚忠、轻生等思想缺陷。尤其是轻生,尽管其几乎是有意回避中日战争,但轻生这一环节显然也会致使其也不重视其他生命。

以上惟据此一书而观之片面言论,我仅仅读过新渡户稻造先生所著的这一本书,是不足以对先生的作品下结论的,所以,以上皆可称之为妄言。援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海豚文库的说法:
引用
我们当以谦逊的精神把历史的圣殿还原成真实的朴素世界,
……
以海量阅读来补救曾因原始材料匮乏而导致的对重要先哲思想全貌的曲解。


诸君共勉。

题外话:
《武士道》这本书翻译的很不错,文风淳朴、谦逊简约、燕赵之风甚浓,待我寻访译者的其他作品时,发现他似乎就翻译了这一本社科类的书,不能不说是遗憾。其实每日阅读,所得到的是令人欣喜的。就好比我最近在减肥,当朋友见到我说我真的瘦了的时候,我是多么欣喜。没有比看到自己在进步更让人欢愉的事情了。
看着街上横冲直撞的孩子们,我知道我的少年时期不再,我永远没有机会骑着小摩托载着那些少女在街上飙车,但是我可以端着红酒坐在落地窗前看华灯初上、品着香茗在皎洁的月纱中执卷春秋、在我的车里凝视着沿途奔袭向后的苍山洱海……这足够换取那些逝去的杂物了。
Tags: , ,
百草园 | 评论(4) | 引用(0) | 阅读(12019)
毗舍提
2015/08/21 19:03
失节事大,于是武士剖腹,贞妇悬梁。忠于上帝钉十字架,行菩萨道侍多千亿佛还被节节肢解,善终是“相”,得不着“相”,又不能耍无赖,人道难,难难难。赴死难,偷生亦难,慈爱难,冷峻亦难。当孙悟空,也是很难。从前电视剧里放到他被压在五指山下,我就流眼泪,对唐僧也讨厌得不行。真挚而宽容,执着但不顽固,勇敢但不轻生,神通广大却和蔼谦虚,负责却不擅权,劝诫但不干涉,关心但不控制……太难了啊,自己也做不到,怎么能苛责别人呢?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15/09/26 03:06
应付你一下,回复回复吧。
毗舍提
2015/08/21 18:18
日本人赴死很勇敢,“分分钟切腹”,耶稣赴死很胆小,长时间祷告希望免死。他们死后效果不同,死时的感受不知道是怎样。比较不怕死好像是东亚的风格?我记得聊斋里有个小故事(我就看了没几页聊斋),一男的好像是个当公差的,回来抓到妻子出轨,然后扔根绳子给她,意思是叫她悬绫,然后她就盛妆一番哭泣软语,这男的就说一顶绿头巾耳压不死人,夫妻俩就和好了。聊斋里的故事都蛮有趣,可惜我没有耐心看,看到这故事时就觉得好有趣。妻子出轨么,让她净身出户好了,现在离婚不也是谁犯错谁净身出户的么,这老公就忒心狠,非得要她死。结果不仅不舍得,还马上就和好了,连句重话都没了。现在说绿帽子,原来古代就有绿头巾,头巾当然压不死人。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15/09/26 03:06
应付你一下,回复回复吧。
冰徒
2013/09/18 16:54
可以端着红酒坐在落地窗前看华灯初上、品着香茗在皎洁的月纱中执卷春秋、在我的车里凝视着沿途奔袭向后的苍山洱海


真美的意境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13/09/20 15:25
简约。
晴刃
2013/06/21 08:42
“有比看到自己在进步更让人欢愉的事情了” 确实如此,大爱~这本书准备入手读一读~嘿嘿~最后一段真的非常贴切,有一种“坐看云起时”的感觉。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沉淀"吧~
冰血封情 回复于 2013/06/21 14:52
哈哈,贤君造访。^_^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