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春风如期

| |
[晴 2015/02/04 17:03 | by 冰血封情 ]
淡雅至极。
——题记

  紧赶慢赶的,总算赶上了春分的尾巴,踩着尾巴走的感觉,还挺好。《上学记》里,何兆武院士开篇第一句便说:“我的祖上没有名人。”读罢此书,始终对开篇语深感共鸣,记忆犹新。
  既有今日之遇,仍是出自恩师栽培,不禁再念青葱岁月,忆当年。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每个人都有母校,一如每个人都有母亲。其实在很久以来,我们也一直在想,对母校说些什么,匆忙的,也总是没机会。前些日子,悄悄回访,这一次,借阳朔国旅的平台,真是“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傲视群雄,仗剑天涯。本篇的主题:致母校,致青春。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母校——春风如期
冷天城(冰血封情)

聆听时光奏响藤蔓斜阳
球场和林木睡眼惺忪
情人坡仍是熟识的模样
焰火繁花
唤醒透窗的悠长
时光旖旎 梦寻朝阳
青春潋滟 月色荷塘

我稚嫩时遇见伟岸的你
相知的日子陌生疲惫
临别却满载不舍与熟悉
紫日破冬
裹上霞帔的彩衣
游云麦浪 飞花怜溪
听过落雪 春风如期

我的母校 我一直在陪伴你



  ※冷天城,直雄性,字觉儒,又字不许、文夫,寒香居士,本名冰血封情,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而立,完。o(—.—|||)o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说到这儿,小谈诗论三分。
  诗,确实是一种很浪漫的文学表现手法,有助于锤炼语言,锻炼写作。但应注意虚词的使用,虚词如配料,放多了宣兵褫主。
  斟酌使用,以避免拖沓冗长,使文章显得精华干练。张爱玲曾赞许陆逾的诗时说:“路易士最好的句子全是一样的洁净,凄清,用色吝惜,有如墨竹。”洁净、凄清,形容的多好,就是这样的感觉,是恰到好处。南朝《昭明文选》卷十九中又有:“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张爱玲这番文字之于文学评论之贴合,已像极了东家之子。
  作品的灵魂是在蕴意中,以词汇和修辞为表现手法,虚词如墨,轻描淡写,雅致至极。文学写作,豪放、婉约、朦胧,应有流有派,切忌以词害意。
  我们这里也是浅尝则止、点到即可,一个工科生谈写作,毕竟是贻笑大方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Tags: , ,
百草园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