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国人旅者的素质

| |
[多云 2015/02/15 17:30 | by 冰血封情 ]
谈及国内旅者的素质,近来很多新闻都在热论,负面之词昭彰灼灼。
——题记

  笔者从事旅游行业甚短,对于旅游行业是不很熟悉的,但却对旅行和旅者,有过些许思考,毕竟讨论旅者素质这一茬,和旅游行业就不完全相及了,原是人文领域所探讨的。

  有人抨击国人旅者的素质,上升到了民族的劣根性来鞭挞,我以为,大可不必。

  旅行,要从广义上看,不仅是特指走马观花的拍客,一切纵横空间、地域游弋的过程都应当划分在旅行的行列里,毕竟旅行的意义不一定仅仅是体验大自然。
  也许是为了求学、抑或是为了美食、甚或是为了寻道。
  既然在这样一个广袤的话题里,作为旅游行业的从业者,在宏观思维的框架下就应当有所思考。

  如果因为这样一个话题,要遥谈到马可波罗和徐霞客的时代,只怕也太遥远了,我们就从近代开始说吧。

  东方旅者 我们一直在学习

  一百五十年前,西学东渐,历经了一个多世纪的风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浪潮总算拍醒了亚洲。时值当日,亚洲两个一脉相承的国家,中国和日本,都在闭关锁国中沉浮,二战时穷兵黩武的日本,其实并不比中国率先开放多少。
  尽管中国历经了鸦片战争,日本也在1853年遭受过黑船事件,然而中国和日本都用着不同的方式,在变法和革新中寻求富国强兵的路线,只不过日本的明治维新较早的成功了。

  清末的变法虽然失败,但两国都公派了很多学者和留学生,走出国门到世界去游历和学习,师夷长技以自强。
  当时的中国清政府的学者和留学生,到了西方国家学习和游历,看着高楼大厦、路上奔跑的车辆、工厂里的蒸汽机、港湾里的铁甲舰船。面对先进的技术,他们又是张望、又是议论,一脸新生儿的兴奋和好奇,留着辫子在脑门儿后晃来荡去,叽叽喳喳。

  今天的中国,在盛世天下的笼罩中,富裕起来的老百姓们,要出国到海外旅游,除了剪掉的辫子,对于先进科技的渴求,对于异域风情的好奇,岂不是像极了百年前的中国人呢。
  在当今西方科技主导国际的世界,我们的确在人文和科学上,都一定程度的落后于现今的发达国家,而今来到国外,就是为了看世界,长见识的,一定程度的喧闹和笨拙,本身没有错。
  好奇的旅者,只要尊重当地文化,遵守当地法律,做自己就好。就是这样,我们一直在学习。

  西方旅者 也未必从来高尚
  
  在今天被针砭时弊的时候,常拿西方绅士来做比较,这倒是未尝不可,见贤思齐,夫子就曾经说过,但是要据此就说种族文化优越,一直都是高尚的,笔者便不敢苟同。

  早在十七世纪西方就完成了工业革命,甚至更早,从笛卡尔开始,奠基了近代哲学的开端。西方民主社会的哲学思潮,一直才思独步的领跑着整个世界的人文发展。
  可是西方在海外扩张的探索中,就一定素质很高么?显然,也是并非如此的。从地理大发现开始,西方的探险家们每到一处新的土地,随之而来的是破坏和掠夺,美其名曰文明侵蚀罢了。

  这种野蛮的侵略,要以控诉亚非拉的血泪史来说,也许赘述了,但是仅仅是从地理大发现到启蒙运动这期间,探险家们从世界各地运回欧洲本土的珍惜资源,就已经堆积成山,为西方未来几个世纪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落后就挨打的道理,是国际互动的本质,我们深知,并且很有体会,闭关锁国就会被船坚炮利的发达帝国轰开国门,可并不意味着这些就是人道的。
  率先的经历过蛮荒时代,穿上西服成为了绅士的战士们,总不至于洗干净双手的血渍就来指责人文稍微落后的地区吧?

  总而言之,对于旅者的评价,晚辈窃以为,不“妄自菲薄”、也不“一损俱损”才是。

  我们的旅者也需要慢慢的成长,敝人都深信应当以合理的制度和宽容的态度引导新的旅者进入旅行的国度,让旅游行业的服务企业担负起文化传播的责任,从而重构旅游,让旅行和旅行者都在此获得生机,与行业诸君共勉。
Tags: , ,
励志碑 | 评论(1) | 引用(0) | 阅读(2172)
毗舍提
2015/08/19 21:20
哲学思潮领跑人文发展吗?不知是否恰当。人文发展是很多因素的协作,我更愿意看成是人文的发展携带着哲学的思潮。我并不把单独的一项,哲学,或文学、或艺术、或科学、或宗教、或制度、或战争、或贸易……放在凌驾其他因素之上的地位。师夷长技的同时,要师的,太多,夷有长道,师技之外师道否?师,则有全盘西化文化侵略的责难;不师,没有源头则无活水,氛围起不来,土壤不行,技焉从出?    我尤其不把哲学看得重要,那对普通人来说,比较遥远。亲人去世后托个梦,远比某个哲人说了什么,对普通人的影响大。影响面小或对普通人影响小,就不重要吗?当然也不能完全这样认为,难道数学家会认为数学不重要吗?虽然我不懂数学,但也认为数学无比重要,并且认为一个哲学家,如果不同时是数学家,那么他的重要性就降低了——因为我觉得重要的是数学,及其带来的思维模式。但,数学是影响面大的,对现代社会来说,没有数学,就没有科学,是可以这样理解吧?但,它对普通人的直接的影响又是小的,不如电视、网络,可以这样理解吧?所以我比较降低哲学的意义而较为抬高数学或宗教的意义。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